東莞一位鎮黨委書記反覆做妻子工作,但妻子還是不願意回來,只能由組織調整崗位。在交接會上他唱了一首《渴望》,“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表達自己複雜的心情,在場幹部也深受觸動。(5月29日《人民日報》)
  “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難取捨,悲歡離合都曾經有過,這樣執著究竟為什麼?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誠的生活。誰能告訴我?是對還是錯,問詢南來北往的客。恩怨忘卻,留下真情從頭說,相伴人間,萬家燈火,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段歌,過去未來共斟酌……”毛阿敏演唱的這首《渴望》,把改革開放之初那代人的困惑與迷茫,表現得淋漓盡致。即便在今天聽來,還是有幾分感觸。
  只是東莞的這位“裸官”書記偏偏在被調職的時候,唱起了《渴望》這首歌,實在有些滑稽,讓人不吐不快。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裸官”與貪官雖不能劃等號,但兩者不但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而且兩者之間分際實在有些模糊不清。誠如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李成言所說,“裸官就是外逃貪官的預備隊”。
  民盟中央委員、評論家周蓬安最早提出了“裸官”一詞。在他看來,“裸官”之所以比一般官員更容易成為貪官,是因為四方面原因:一是“裸官”親屬移居境外後,龐大的開支僅靠官員工資肯定供不起,因此需要吃“夜草”;二是“裸官”遠離配偶,更易包養情婦、情夫,而包養情婦、情夫的官員,不是貪官幾乎沒有可能;三是“裸官”因為一人在國內,將貪腐的資金轉移境外感到更安全,也更容易操作;四是即使遭到查處也沒有被抄得傾家蕩產,最終“犧牲我一個,幸福一家人”,少了這份後顧之憂後,腐敗起來就更加肆無忌憚。
  某種意義上說,這些“人在曹營心在漢”的“裸官”,就是中國幹部管理制度上的一個巨大挑戰。如今,胡春華主導的廣東省委積極清理和嚴肅查處“裸官”,是應對挑戰的負責任的做法。這位擔任東莞某鎮書記的“裸官”,成為被清理對象,也就順理成章。
  有意思的是,這位“裸官”在被清理之際,還當眾唱起了《渴望》,似乎是想傾訴自己的滿腔愁緒,又彷佛是在言說自己的“無奈”與“無辜”,再或者是因“是非成敗轉頭空”而生髮的落寞。只是旁觀者不免會好奇:既然老婆孩子都去了國外,你一個人在國內做官,這種“中國特色”本來就不正常,現在被清理,也只能說是“咎由自取”。到這份上,還在賣弄,還在做戲,我只能說,這樣的“裸官”實在是“入戲太深”了……
  文/汪憂草  (原標題:東莞裸官唱《渴望》只因“入戲太深”)
創作者介紹

關楚耀

vc80vcbd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