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今報記者 牛犇/文 李書寶/圖
  欒川縣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黨委書記石鋼立是今年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儘管已經退居二線,可他仍是河南安全監管隊伍中的鬥士,被欒川人民親切地稱為“安全衛士”。
  他是一個擁有277座尾礦庫、231家非煤礦山企業、59家危險化學品生產儲存使用企業、342家煙花爆竹經營網點、47家冶金企業的小縣城的安監局長,在這麼高風險、高壓力的崗位上,他堅守了九年,並且確保欒川連續6年無較大以上安全事故。
  【對待組織】
  既然是組織安排就不能敷衍了事
  2004年3月,欒川縣安監局成立時,全局只有9個人,3個局領導擠在一間辦公室里,兩輛舊執法車是從外單位臨時調來的。那時的欒川非法礦口遍地開花、企業發展一盤散沙,安全生產事故不斷發生,安監人員形同虛設。
  2005年5月,曾在政府辦工作7年,當過鄉長、鄉黨委書記的石鋼立被調去任縣安監局局長。那年他42歲,深知這份工作的艱難,可既然組織安排自己當一把手,那就不能敷衍了事。
  面對當時欒川的安監現狀,石鋼立幾乎天天都到礦區視察,“白衣服進,黑衣服出”,襯衣穿一天就得換。
  人員配備不夠,安監工作就有漏洞,他發現安監局屬新成立機構,條件簡陋、力量薄弱,五六名人員來自幾個單位,對安全監管業務又不很熟悉,他每天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巡視中。為了能讓安監工作走向正軌,他沒少向縣領導要過人。
  直到2010年,縣裡成立了礦山安全監督檢查大隊,招了18名工作人員,大隊下設6個中隊,實行各中隊常駐鄉鎮、分區域現場管理,這才有效提高了全縣工礦企業的安全監督和現場管理能力。
  【對待事業】
  建機制 開例會 完善安監製度
  任何事物從無到有都要有個過程,尤其是在最初階段,往往最艱難。石鋼立除了安監局局長以外還兼任辦公室主任,在對全縣各單位安全生產工作的指導、協調中也下了很大工夫。
  每季度制定安全生產例會計劃,根據季節性特點、階段性重點工作,每年分行業領域組織召開會議都在30次以上,安排佈置安全工作,協調解決了許多重大安全問題。同時,始終堅持以安全生產半月報、例會通報、掛牌督辦、提示督辦、重點管理等手段落實重大安全隱患整改治理,通過發送提示函、督辦函,定期印發安全生產通報,將安委會辦公室的職能發揮到淋漓盡致。
  2007年以來,在他的要求下,建立並執行了“查隱患、反三違、保平安”的工作機制,此項工作以“查隱患、反三違”為抓手,以“保安全”為目標,根據各股室的責任分工,給每個安全監管人員量化每月查糾隱患的數量指標,確定安全監管工作的重點內容,將大而無邊的安全監管工作細化到每個人身上,月底進行小結抽查,年中、年底通過考核獎懲。2013年上半年,他帶領全體執法人員共查糾各類隱患1517餘處,下發整改指令書372份,整改率達100%,有效消除了大量安全隱患。
  【對待同志】
  帶頭寫工作日誌是為了同志們好
  在石鋼立看來,以制度約束人,以機制激勵人,以創先爭優鞭策人,才能保障安全監管工作積極有效地開展。
  他提出的“查隱患、反三違、保平安”活動開展以來,逐漸形成了責任明確、壓力到位的工作格局,激發了安全監管人員深入一線、發現問題、監督整改的工作積極性,也使安全監管執法人員的潛力得到了有效發揮,安全監管隊伍素質和執法水平得到很大提高。每年考核,優秀率都在95%以上。
  石鋼立提出了“內嚴制度、外樹形象、確保平安”的行為準則,倡導刻苦學習修煉自己。8年來,他寫了30多本工作日誌。“安監工作畢竟是高危工作,讓同志們記筆記,那自己就得記。”在他的帶動下,全局同志都養成了記工作日誌的習慣,他說這些都是為了同志們好。
  【對待群眾】
  安監局成了“安服局”
  局長成了服務員
  一家鉛鋅礦由於開采年頭久,礦洞比較深,岩石結構鬆動,支護存在隱患。石鋼立帶領安監人員去檢查,對查出的問題提出限期整改意見。礦領導認為,對老礦井要求還這麼嚴格,未免有些苛刻。後來,縣安監局專門派人、聘請老師,給他們舉辦培訓班。通過學習,提高了員工素質,使他們認識到了隱患的危害。縣安監局到礦上和他們一起組織人員整改,徹底消除了隱患。
  石鋼立要求安監人員必須樹立一個理念:“公務員,就是公家的服務員;安監局,就是安全生產的守護局。”石鋼立要求本著這個理念去工作:“一方面要對安全生產負責,嚴格標準嚴格監管;另一方面要設身處地、將心比心地為企業著想,幫助企業排憂解難,當好企業的服務員。”
  2011年,這家鉛鋅礦發現礦內含有數量不少的鉬,就想改變礦種,變採鉛鋅為採鉬。但是,礦種變更的手續相當繁雜,他們跑了很多趟都沒辦成。石鋼立知道了,親自帶著他們到省城辦妥了全部手續。這件事對企業領導觸動更大,說:“安監局成了‘安服局’,局長成了服務員。”
  【對待自己】
  看完現場 心裡才踏實
  “‘指山賣磨’心裡沒有底。只有到現場去看一看,心裡才踏實。”石鋼立說。
  在石鋼立的右臂上有一道近30釐米長的疤痕。知情者說,這是他在一次趕往現場途中留下的“紀念”。2007年8月的一個夜晚,他已經睡下了,突然接到電話稱:連續幾天暴雨,石廟鎮石寶溝村常遂煥尾礦庫局部垮塌,值班人員已經趕往現場,告訴他不必操心,處理情況隨時彙報。石鋼立不放心,叫來車輛直奔現場。
  大雨沖斷了道路,他們只好繞道。由於雨大路滑、山道崎嶇,車輛失控一下子翻到水溝里,石鋼立的右臂被砸成粉碎性骨折,在洛陽醫院進行了手術,固定鋼板。誰知一年半後取鋼板時,鋼釘銹死在骨頭裡。直到2012年4月份,先後動了5次手術,才把鋼板取出來,還從胯骨處移出一塊骨頭放在臂膀上,至今,天陰下雨石鋼立的臂膀還總是疼。
  【對待親屬】
  洪澇時先救百姓 “忘了”妻兒
  2010年7月23日至24日,欒川縣下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全縣14個鄉鎮遭受了洪澇,數千名群眾被困。已經一天一夜沒合眼的石鋼立24日上午接到妻子打來的電話:家裡進水有2米深。石鋼立讓妻子不要亂跑,實在不行就領著孩子上到樓頂,在那裡等候救援。可撂下電話,石鋼立就去幫助石廟鎮啟源公司尾礦庫下游5個居民組撤離。
  當天夜裡,石鋼立又和鎮政府的幹部一起去龍溝選廠,將壩下100多口人全部成功撤離。事後有人問石鋼立:“一忙起來,你把她們娘兒倆都給忘了,要是老婆孩子被洪水沖走了怎麼辦?”石鋼立說:“忘是沒忘,我知道城裡會相對安全些。大水來勢凶猛,老百姓措手不及,尾礦庫壩下100多名老百姓隨時可能被大水捲走,你說究竟哪個重哪個輕?”
  就算這樣,石鋼立的家人仍很支持他的工作。有人問他的妻子:“一天到晚忙於安全,回到家裡他煩不煩?”他的妻子尤紅霞笑著說:“幹了就別煩,煩了就別乾;作為安監人,他的職責就是保一方平安。”
  石鋼立(右二)在指導單位的同志如何開展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工作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既是“安全衛士” 又是“服務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c80vcbdhe 的頭像
vc80vcbdhe

關楚耀

vc80vcbdh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