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正龍
  日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歐洲十日游”期間屢屢拿中國說事,渲染“中國威脅論”,特別是在北約總部的講話,竭盡抹黑中國之能事。回顧安倍第二次上臺以來的涉華言論,便會發現他對“中國威脅論”一直是念念不忘,幾乎達到“曲不離口”的癲狂程度。
  相比其他版本,安倍杜撰的日本版“中國威脅論”更具煽動性、欺騙性和危險性,主要有三部分組成。一是中國軍費用途不透明,引起國際社會“擔憂”。安倍妄稱中國軍費大幅度增長,內容沒有公開,是以不透明的形式進行的。二是中國在東海和南海試圖以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日本周邊安全環境嚴重惡化。安倍指責中國公務船進入釣魚島海域,在東海劃設防空識別區,在南海又動作頻頻,試圖單方面改變現狀的挑釁和武力威脅,克裡米亞發生的事情在亞洲也可能發生。三是中日難免一戰。安倍謬言英國與德國在一戰前貿易往來非常密切,但還是發生了戰爭,中日兩國今天的處境有相似之處等等。
  安倍四處重彈“中國威脅論”陳詞濫調,但萬變不離其宗,離不開以上這些內容。作為政府首腦,安倍打破國際慣例,一再點名道姓指責中國,宣揚中日對抗。安倍何以如此囂張和執著?
  首先,安倍鼓噪“中國威脅論”為其擴充軍備鋪路。安倍在2012年年底上臺之後的第一個財年,便以應對中國威脅為由,時隔11年後大幅度增加軍費支出;全面提高陸海空自衛隊裝備水平,大批採購美式先進戰略軍備,以實現“統合機動防衛力”的構想和奪回離島的目標;成立由“四大臣”組成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強化首相官邸在外交和國防政策方面的決策權力。
  其次,安倍熱炒“中國威脅論”為其修憲解禁集體自衛權提供“依據”。安倍二次上臺後便在“中國威脅”上大做文章,製造假想敵,甚至主動挑釁,拉升中日關係緊張程度。安倍試圖要在國內外造成一種印象,即面對由於“中國威脅”引起的日益惡化的周邊安全環境,日本只有修改和平憲法,解禁集體自衛權,徹底擺脫“戰後體制”,“和平”才能得以維護,日本才能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最後,安倍製造“中國威脅論”為其構築反華包圍圈提供藉口。安倍地區外交政策的重點是針對“中國威脅”,加強同亞洲國家的合作。安倍執政不到一年就遍訪東盟十國。此外,安倍還馬不停蹄地開展所謂價值觀外交,走訪印度、俄羅斯、蒙古等中國鄰國,企圖在中國周邊建立一道圍堵“屏障”,為美國承擔“反華舵手”的角色。
  總之,“中國威脅論”已成為安倍帶領日本在右傾化道路上一路狂奔的動員令、鋪路石和宣言書,成為安倍執政的基石。對安倍來說,“中國威脅論”猶如賈寶玉戴的“通靈寶玉”,須臾不得離開,沒有它,安倍政權所推行的一系列內外政策就失去了“法理基礎”。
  當然,“中國威脅論”是建立在沙灘上的城堡,充滿了歪曲和謊言,反映了安倍政權對中國發展的認知出現嚴重錯誤。近來日本各界代表團頻頻訪華,試圖探索打開中日關係僵局的途徑。然而,只要安倍政權對中國發展認知錯誤不糾正,兩國關係就難以走上健康發展的軌道。
  (作者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原標題:明唱“中國威脅”“暗渡”右傾野心)
創作者介紹

關楚耀

vc80vcbdh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